范质
范质(911~964),字文素,大名宗城(今威县)范家营人。生于五代后梁乾化元年(911年),历经后梁、后唐、后晋、后汉、后周、北宋六朝,五朝为官,两朝为相。后晋时他携带写好的文章去见宰相桑维翰,因文采出众,深得器重,历任监察御史、翰林学士等任;后汉初年升中书舍人,官居户部侍郎。后唐长兴四年(933),考中进士,被任为忠武军节度使推官,后迁升封丘令。晋wWW.slKJ.oRg天福年间(936~942),用文章游说宰相桑维翰,宰相很器重他,即上奏封他为监察御史。到维翰出京师去镇守相州,历任泰宁节度使、晋昌节度使时,维翰都请求朝廷让范质给他当从事。桑维翰第二次任宰相时,范质迁升为主客员外郎、直史馆。一年多后,召范质入朝任翰林学士,加任比部郎中、知制诰。契丹侵扰边境,少帝命汉祖等十五位将领出征。当天夜晚,范质在朝中值班,少帝命令召诸位学士来起草诏令,范质说:“宫城已经关闭,如再召人恐怕事机泄露。”范质单独起草诏令进送少帝,文词事理都很优秀,当时即受称道。后汉初,加封范质为中书舍人、户部侍郎。周祖征伐叛乱,每次朝廷派遣使者下诏处理军事,都符合机宜。周祖问使者是谁起草的诏令,使者答称是范质。周祖叹道“:真是宰相之料啊!”

范质(911964),字文素,大名宗城(今威县)范家营人。生于五代后梁乾化元年(911年),历经后梁、后唐、后晋、后汉、后周、北宋六朝,五朝为官,两朝为相。后晋时他携带写好的文章去见宰相桑维翰,因文采出众,深得器重,历任监察御史、翰林学士等任;后汉初年升中书舍人,官居户部侍郎。

后唐长兴四年(933),考中进士,被任为忠武军节度使推官,后迁升封丘令。晋wWW.slKJ.oRg天福年间(936942),用文章游说宰相桑维翰,宰相很器重他,即上奏封他为监察御史。到维翰出京师去镇守相州,历任泰宁节度使、晋昌节度使时,维翰都请求朝廷让范质给他当从事。桑维翰第二次任宰相时,范质迁升为主客员外郎、直史馆。一年多后,召范质入朝任翰林学士,加任比部郎中、知制诰。契丹侵扰边境,少帝命汉祖等十五位将领出征。当天夜晚,范质在朝中值班,少帝命令召诸位学士来起草诏令,范质说:宫城已经关闭,如再召人恐怕事机泄露。”范质单独起草诏令进送少帝,文词事理都很优秀,当时即受称道。后汉初,加封范质为中书舍人、户部侍郎。周祖征伐叛乱,每次朝廷派遣使者下诏处理军事,都符合机宜。周祖问使者是谁起草的诏令,使者答称是范质。周祖叹道“:真是宰相之料啊!”

周祖从邺地起兵攻向皇宫,京城纷乱,范质藏匿民间,周祖派人到处寻找,后来找到,非常高兴,当时正下大雪,周祖解下自己的袍衣让给范质穿。并命令范质起草太后诰命及商议迎湘阴公礼节,范质急速起草,很合周祖心意。于是周祖告诉太后,任命范质为兵部侍郎、枢密副使。后周广顺初年,加拜他为中书侍郎、平章事、集贤殿大学士。第二天,兼任参知枢密院事。郊祀完后,升迁官位左仆射、门下侍郎、平章事、监修国史。跟随皇帝征伐高平回来,加官司徒、弘文馆大学士。显德四年(957)夏天,跟随皇帝征伐寿州回来,增加封爵食邑。范质提出因为法律条例繁冗,轻重没有依据,官吏得以因缘为奸。世宗特命他详细审定法律,这就是《刑统》。六年(959)夏天,周世宗北征,范质因病留在京师,世宗赐给他钱百万用来就医买药。到世宗平定关南,到达瀛州时,范质在路的左边迎见。军队回到京师,世宗任用枢密使魏仁浦为宰相,任命范质与王溥一同为参知枢密院事。周世宗有病,范质入宫接受临终遗命。恭帝即位,加封范质开府仪同三司,封为萧国公。

宋太祖北征,被军队拥戴为皇帝,从陈桥回到官邸。此时范质正在楼中吃饭,太祖一到,率领王溥魏仁浦来拜见。太祖对他呜咽哭泣,陈述拥戴被逼之状。范质等还未对答,军校罗彦举刀对范质比划着说:“我们没有主上,今天必须得到一个天子。”太祖叱骂不走彦,范质不知所措,就与王溥等人走下阶梯听命。

宋初,加官兼侍中,罢参知枢密一职。不久病了,太祖征伐泽、潞二地,到他的宅第,赐给他黄金器二百两、银器一千两、绢二千匹、钱二百万。太祖刚即位,诸事谦逊自抑,至于藩镇亲戚还没有封建,幕府宾客佐僚没有官位。范质因此上奏说:“自古帝王开创基业,都分封子弟,树立屏障,宗族亲戚一旦兴隆,国家就可长久巩固。我看皇弟泰宁军节度使赵光义,自从在军队中任职,特别有将才,树立为藩镇后,尤其积累起名望;嘉州防御使赵光美,雄俊老成,注重修养好行善,好声誉日有所闻。乞求一并颁发封册,赐给爵位。皇子皇女虽然还是婴儿的,也请下诏让有关部门可以推行恩封之制,这是我的愿望。臣又听说当宰相的,应当推举贤能之人,来辅佐天子。我认为端明殿学士吕馀庆、枢密副使赵普精通治国之道,事从霸府,时间很久,看他们的公忠之志,很可倚靠利用。请求授给他们朝廷要职,使他们的才能得以申展。”皇帝很赞许并采纳了他的意见。

原先,宰相朝见天子商议重大政事,皇帝必定命令宰相坐下来面议,皇帝从从容容赐茶后告退,唐朝及五代还遵照这个制度。到了范质等人畏惮皇帝英明睿智,每次议事都具写公文进呈,向皇帝陈述说:“这样才算臣子们禀承圣意之方,免除妄庸的过失。”皇帝采纳了这个意见。从此奏御越来越多,开始废除坐论的旧礼。

干德初,皇帝将在圜丘祭天,任命范质为大礼使。范质与卤簿使张昭、仪仗使刘温叟讨论旧的典章制度,审定《南郊行礼图》呈上。皇帝特别嘉奖他们。从此礼仪制度开始完备,范质自己作了序。礼仪完毕后,进封范质为鲁国公,范质向皇上呈表再三推辞,皇上不允许。二年(964)正月,罢官任太子太傅。九月,范质死去,终年五十四岁。将死的时候,告诫他的儿子范不要向朝廷请赐谥号,不要刻墓碑。太祖听到这件事,为之感到悲痛而罢朝。追赠中书令,送绢五百匹,粟、麦各一百石,给范家办丧事。

范质力学强记,生性敏悟。考进士时,和凝以翰林学士身份主管贡部。观读范质的考试文字,很器重他,因为自己登进士第时名在十三,所以和凝也把范质的名次也排在这个数。贡院中称这件事为“传衣钵”。后来范质官登相位,做太子太傅,被封为鲁国公,都与和凝一样。当初,范质进入朝廷做官,还能常常手不释卷,有人慰劳他时,范质说“:有擅长相术的人,说我今后位登宰相。如果真是这样,不学习哪来权术处理政事。”后来跟随周世宗征伐淮南,诏令多由他起草,吴中文士们没有不惊服的。范质每次下制敕,从未不合律令,命令刺史县令,一定以户口版籍为头等政事。朝廷每次派遣使者视察民田,巡视狱讼,范质都接见他们,向他们陈述天子忧虑勤政的意图,然后派遣他们。

世宗当初征伐淮南,驻扎在寿、濠二地,锐意攻取,还准备到扬州。范质认为军队征战太久,与王溥泣谏,世宗才放弃这个念头。到世宗第二次到扬州,窦仪因事得怒于世宗,不知将定何罪。范质入宫求见,世宗知道他是来救窦仪的,站起来避开他。范质上前说:“窦仪是近臣,过错很小不应当诛杀。”于是摘下官帽叩头泣,说:“臣位在宰相,难道能让人主暴怒,致使近臣就死吗?请求宽赦窦仪的罪过。”世宗怒意才消解,回到座位,马上遣使者赦免窦仪。

范质性格偏急,爱当面驳斥人,使对方屈服。以廉洁耿介自持,从未接受各方人士的馈赠,前后的优厚俸禄赏赐常常送给孤寡之人。内室之中,吃饭不相异。身死后,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财。太祖议论宰相时,对侍臣说:“朕听说范质只有住宅,不置产业,是个真正的宰相啊!”太宗也曾经称赞他说“:宰相中能够遵循规矩,慎于名声才能,坚守廉节的,没有人比范质做得更好,但范质没有替世宗一死,真是可惜。”范质的侄子范杲上奏请求迁升秩阶,范质作诗晓谕他,当时人遍为传诵作为劝诫。有文集三十卷,又叙述朱梁至周五代历史写成《通录》六十五卷,流行于世。儿子名范。